飛機師棄百萬年薪 轉行賣日式便當

精緻日式便當 日式便當 日式精緻料理

「這是我唯一一次,亦是我第一次創業,我不想放棄創業夢想,不如放棄我的飛行工作。」森川老闆李有鈞(Rudy)說。今年37歲的他,在加拿大讀飛行學校,畢業後一直擔任副機長的工作。直至三年多前,和從事建築師哥哥一齊創業,開設全港首間賣日式熟食便當的外賣店,由於想全身投入創業,續決定放棄百萬年薪的飛機師工作,大膽追夢去!

「我爸爸媽媽都在日本讀書,小時候經常帶我去日本,帶我坐新幹線食鐵路便當對便當有情結。大學畢業後,在爸爸安排下,我和哥哥在日本鰻魚場工作近一年,他希望我們可以學習日本人文化及做事方式。」剛創業時,本來一直兼任機師工作,但後來哥哥全身而退,公司蝕錢,Rudy不得不作出沉重決定。「機師是我的志願,但創業是我的夢想,今次創業如果失敗,可能是我最後一次,萬一真的做得不好,或者都可以回去做飛行工作,不如放膽試一次。」他說。因為「可能是最後機會」這句話,連妻子Agnes亦辭去原本正職,雙雙全職投入日式便當生意。「當初決定創業時,其實只是剛結婚,這樣犧牲放棄自己正職,去投身創業,而且是未知數,其實是一個風險。不過,見到這個市場有很大的發展空間,丈夫又有很大決心,所以一定會支持他。」Agnes說。

得在日本從事飲食業20多年的親戚森川先生引線,投資近200萬元,在港引入日式便當做法,由飯盒、食材甚至做法,偏向精緻。「我們便當有四五個格,差不多有十多種食材,不同於一般飯盒,炒完便放進盒內就賣,所以我們要花多少少時間完成。」我經常在日本雜誌見到各類便當,貌相的確100分,但由於大部份多是冷冰冰的,味道總是失色。「雖然我們目標是跟足日本便當,不過,香港人比較喜歡暖熱的飯,不同於日本人,他們會食凍飯,所以我們會將飯保持室溫或暖的溫度,這點要迎合香港人口味。」因紅磡多日本人,所以首間店開在紅磡,可惜如意算盤打不響,每個月連蝕20萬元,後來由舊區轉戰商廈,改良配方,將近一年才收支平衡。

開業三年,現已有五間分店,積極擴張,今年會在香港站及九龍站新開兩間分店,每月賣500至600個飯盒,營業額將近70萬元。除了日常便當外,今年更推出新的御節料理。這是日本傳統的新年菜式。便當分有三層,盒內有二十多種食物,最頂層是最名貴的食材,有海老甘煮、鮑魚、黑豆、尤魚壽司等等。各食材有不同寓意,像魚子有「孩子很多」的雙關之意,為祈禱子孫繁榮,像魚卵一樣能多子多孫,又如紅白魚蛋,在日本紅與白是很吉祥的色彩,紅色代表可以去邪除魔,而白色是代表清浄,有祝福全家平安健康之意。踏入新的一年,不妨規劃今年目標,放膽追夢吧!

 

御景日本料理

參考資料

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supplement/food/art/20170102/19883871

http://foodhy.com.tw/